很快的 小老鼠們已經出生6周了

我一直到昨天回到婦產科醫生複檢的時候才意識到這個事實

所以要在我還沒忘記以前把小老鼠們出生前後的始末紀錄下來

以免將來年紀大了開始自己編故事 

當初小老鼠們大約在20週的時候

超音波檢查發現小小Andrew的大小比起小Anna差了一截

在我還沒來的及到專科醫生那裡作進一步的追蹤之前

就很倒楣的被人家追撞

讓我這輩子第一次以病人的身分被五花大綁送進急診室

然後到待產的病房裡混了6個小時觀察 (還打了痛死人的針安胎 也錯失山先生口中有名的指揮家教授的退休音樂會)

後來因為小老鼠們的大小差異沒有顯著的改善

在每一次的複診中 專科醫生不斷的和我討論各種可能的狀況和原因

其中最糟的可能性是小小Andrew可能有基因異常或是特殊的感染 (尤其我上班的醫院裡面一堆愛滋病患家 他們身上幾乎可以找到各種感染的來源 在加上家裡又有皮蛋姊妹花)

雖然超音波顯示小老鼠們的發育正常 抽血檢驗相關基因的報告也顯示基因異常的機率很低

但是小老鼠們沒生出來之前 誰也說不準到底原因何在

為了安全起見 我只好待在家裡安胎

接下來是更換可以照顧早產兒的醫院和願意接手這種高危險群生產的醫生

雖然我一直樂觀的希望小老鼠們不會成為早產兒

但是在30週的檢查中 專科醫生終於宣布有提早生產的必要

即使每一次追蹤複撿的時候都有討論到早產的可能性

但是真的發生的時候我還是一陣錯愕

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山先生更是強烈反對

不聽醫生建議最糟的下場是小小Andrew會因為無法好好生長而胎死腹中 連帶連累小Anna可能也會死亡

如果沒有及時處理 我可能也會在黃泉路上跟小老鼠們作伴

在一陣猶豫之後

我和山先生決定先打針讓小老鼠們的肺臟加速發育 以因應可能早產的需要

在打針的同時觀察小老鼠們的心跳

如果穩定的話

就再拖一個禮拜看看

打第一針的時候小老鼠們很給面子 (不過我的屁股好像有火在燒一樣痛)

狀況似乎很穩定

於是醫生放我回家 要我隔天在到醫院報到打第二針

當天晚上我就開始收拾行李 以防意外早產可能住院的狀況

隔天回到醫院打痛死人的第二針

小小Andrew開始不安分了

心跳監視器出現了心跳過低的警訊

於是醫生要我留院觀察 計畫隔天生產

整個晚上我都在看金庸的鹿鼎記打發時間 同時跟小老鼠們心戰喊話

糊裡糊塗的過了一晚 小老鼠們似乎冷靜一點了

我又開始猶豫早產的必要性

於是醫生警告我出院後如果有狀況的話可能會來不及

在醫院工作久了 我深知這種可能性絕對不是空穴來風

在跟山先生討論過後

我們決定當天下午按照計畫剖腹生產

因為要動手術

即使我的肚皮在大唱空城計

還是得認命喝水充飢

於是我起床洗頭洗澡 打算分散對胃袋的注意力

然後護士開始在我的病房裡進進出出的觀察我 因為儀器顯示我的子宮開始強烈收縮 (我想我的神經真的很大條 因為我只覺得不舒服 雖然指數已經高到快要自然生產的極限了)

為了避免無預警的意外 我只好再挨一次痛死人的安胎針

等到下午3點鐘

手術房準備齊全 山先生也穿戴妥當準備進手術室 (之前我還特別請託麻醉科醫生多多關照山先生 畢竟這是他第一次進手術房)

隨著山先生的相片紀錄 我也被綁上了手術台 打了麻藥

手術準實在3:45分開始 

我只感覺到一陣又一陣的壓力和醫生護士之間的對話 (以前在婦產科實習的時候剖腹產看多了 所以我大概猜的出來進行到哪裡)

然後醫生宣布小老鼠們就要被拿出來了

快手快腳的山先生立刻就用他的寶貝像機捕捉了小老鼠們出生血淋淋的醜樣子

剛聽到小Anna的哭聲的時候 我有一點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錯亂了

等到聽到小小Andrew的哭聲的時候 我才意識到小老鼠們已經出生了 

而聽到小小Andrew像小貓叫的哭聲讓我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幾乎眼淚就要奪眶而出了 (沒想到小小Andrew可以平安的出生)

因為是不滿31週的早產兒 

我只看了小老鼠們一眼之後他們就被送進了NICU

下一次看到小老鼠們的時候是手術後在恢復室要轉到病房的時候

我因為麻醉藥的關係整個人昏昏沉沉 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但是護士一問我要不要順到繞道NICU去看小老鼠們

我當然說好

在小老鼠們的旁邊我拼命的打起精神想要好好看清楚他們

可是意識卻還在銀河星外遊蕩

小老鼠們因為呼吸問題被裝上了呼吸器 也放上了臍帶導管 (這樣就不用在他們小小的身體裡找血管)

這第一次的接觸雖然模糊 可是卻讓我印象深刻

當天晚上是我在過去2個月以來睡的最香甜的一個夜晚 (之前因為肚子太大 睡覺是我最痛苦的事 每天都在臥室和客廳裡的沙發來來去去一直到我昏過去)

除了護士定時的檢查我沒讓我徹底清醒 連山先生的呼聲聽起來都很遙遠 

人家說剖腹產恢復是很痛苦的

可是神經大條的我完全沒有太多的感覺

只有第二天一早護士把我拖下床洗澡的時候才發現到地心引力的威力 (還真他X的痛啊)

本來想今年的國慶煙火跟我已經無緣了

巧的是NICU的窗戶剛好可以看到一部分的煙火

看著保溫箱裡的小老鼠們

這個時候我才開始有真正作媽的感覺了 (山先生一直到可以抱小老鼠出保溫箱之後才意識到他做老爸了 真的是慢半拍啊~~~)

    全站熱搜

    alice7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